<dd id="84bao"></dd>
<dd id="84bao"><big id="84bao"></big></dd>

    <nav id="84bao"></nav>

    <tbody id="84bao"><track id="84bao"></track></tbody>

    您的當前位置:國際新聞網 > 新聞

    “傳奇”改變規則,資本市場對300億蛋糕劃分如何有效評估?

    2019-12-30 16:06:40 來源: 互聯網
    分享到: 0
    調整字體

      “傳奇”改變規則,資本市場對300億蛋糕劃分如何有效評估?

      傳奇,國內游戲界現象級的存在,一個IP養活一個游戲品類上下游。

      一批頁游時代的公司憑借它成功上岸,陳天橋一度成為中國最年輕的首富。如今相似的機會又擺在投資人面前,只不過這次牌桌上的核心“玩家”都已是上市公司,包括世紀華通、中手游、三七互娛、愷英網絡等。

      12月23日,江西宜春國民傳奇產業園正式開園,首屆國民傳奇產業聯盟理事會成立,上述5家上市公司是核心成員之一。100多家聯盟成員將圍繞傳奇IP建設產業生態。這意味著曠日持久的傳奇IP之爭、私服之困,將被畫上句號;也意味著,傳奇年產值300億的蛋糕將被重新劃分,為所有玩家帶來新的機會。

      這可能是游戲產業有史以來最重要的分水嶺之一,不僅僅是因為300億數額之巨;更重要的是,傳奇并不是普通的游戲IP,傳奇本身就代表著“確定性”,未來相當長時間,傳奇的年產值仍將在300億以上,甚至更高。

      因為,聯盟的出現,也將在未來長期影響世紀華通、中手游、三七互娛、愷英網絡等核心玩家的基本面。

      那么,誰最受益?要想回答這個問題,還得從傳奇的起家說起。

      手游時代300億傳奇蛋糕重新劃分

      時間回到2001年,《傳奇》上線后兩個月,最高同時在線人數就突破30萬;2002年底累計注冊用戶突破4000萬,當時中國上網用戶數不過5910萬。

      也就是說,當時全國近2/3的網民都成為了它的用戶。2004年,僅僅依靠傳奇,盛大登陸納斯達克;隨著股價上漲,31歲的陳天橋也成為中國當時最年輕的首富。

      到2019,傳奇這一S級IP經歷了端游、頁游、手游,其世界觀、玩法都已成熟,注冊用戶超6億。一批頁游時代過來的游戲公司也因其成功上市,比如產業聯盟的核心玩家,三七互娛、愷英網絡等,其中還不乏眾多其主業賣給上市公司的中小型玩家。

      一款游戲,培育中國首富,并打造一批上市公司,這無論在游戲圈還是資本市場,都比較罕見,要知道,很多行業連一家上市公司都出不來。

      傳奇的魅力不僅于此;因為用戶的興趣轉換太快,很多游戲產品的繁榮都是曇花一現。但傳奇不一樣,2000年初即誕生的《傳奇》還在不斷被人復刻,傳奇依然是吸金神器,也因此成為真正國民級的ip。

      對于資本市場來說,《傳奇》不應該被簡單理解為一款游戲,而是茅臺酒、硬通貨、印鈔機。

      2018年,盛趣游戲(世紀華通子公司,前身為盛大游戲)僅憑《熱血傳奇》、《傳奇世界》的端游、手游為就其創收12.61億元;三七互娛,傳奇類游戲《屠龍破曉》、《傳奇霸業手游》、《一刀傳世》H5版本月流水均過億。

      剛剛上市不久的中手游,去年10月份推出的傳奇類手游《雷霆霸業》,月流水峰值超過2億,今年上半年貢獻7.72億營收,占比50.5%。僅這一個產品的收入,幾乎與公司去年同期收入持平;旗下子公司文脈互動的《熱血戰歌之創世》今年以來開服數量達3671(數據來源9k9k),位居360的網頁傳奇游戲榜首,月流水超5000萬……

      根據伽馬數據,傳奇類游戲年產值達300億,2018年中國游戲產業的總產值為2144.4億,傳奇類的占比達14%。

      巨大的蛋糕也引來了巨大的利益糾葛,畢竟,陳天橋最早是從韓國娛美德公司拿到傳奇的;這段故事以及盛趣與娛美德曠日持久的傳奇IP之爭,早已不是什么新聞。世紀華通2019年半年報顯示,完結及進展中的相關訴訟多達30個。

      利益的糾葛,也讓處于盛趣和娛美德之間的游戲開發商,疲于應對。即便是當初與之合作的愷英網絡,娛美德也將其推上了被告席,索賠高達76億。

      正是無休止的糾葛,促使了傳奇產業聯盟的誕生;而這一次的產業聯盟,也可以看作是國內傳奇產業鏈的抱團取暖和反攻。

      在聯盟的助力下,100多位伙伴的傳奇產品將由產業園統一授權、認證、收費,統一申請版號。也就是說,今后國內傳奇類游戲都將從宜春誕生。而在維權方面,則通過集中授權、訴訟解決,由此產生“獨立排他性”效益。

      實際上,因為巨大的利益,過去也有類似的聯盟形式。頁游時代授權亂象叢生,4399、9377等頁游平臺聯合起來,它們每年會穩定的推出傳奇類的頁游產品。

      首屆國民傳奇產業聯盟理事會的成立,意味著傳奇版權的利益糾葛將成為江湖往事,現在又要重新劃分這塊誘人的蛋糕了。

      傳奇的獨特商業閉環

      300億蛋糕重新劃分究竟意味著什么?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清楚傳奇類游戲的獨特商業生態。

      與其他IP游戲無異,從IP授權到研發、發行,然后通過用戶充值變現。傳奇產業聯盟由IP授權方、研發方、發行方組成,集研發、發行、渠道、美術外包、大數據分析、支撐服務等于一體,由此打造一個完美的商業閉環。

      先看IP授權環節。以中手游為例,它從盛趣獲得《傳奇世界》IP授權后,開發的手游《雷霆霸業》今年上半年為其貢獻7.72收入,但因盛趣游戲與娛美德的法律糾份,該游戲也被娛美德起訴侵犯知識產權。市場擔心《傳奇世界》IP糾紛會給《雷霆霸業》未來運營造成隱患。

      如今,通過統一授權、認證,加上政府的支持,更好地解決版權糾紛及歷史遺留問題,中手游等聯盟成員可以安心研發、打磨產品。市場的擔心已不復存在。另外,中手游董事長肖健當選產業聯盟的副理事長,這意味著公司可以深度參與到傳奇IP生態鏈的開發之中,而非只是單向拿授權。

      蛋糕如何分配,每年推出多少產品,將與跟各家的研發能力直接相關。目前真正具有傳奇類手游產品研發穿透能力的,也只有中手游(《雷霆霸業》)、三七互娛(《一刀傳世》)和愷英網絡(《貪玩藍月》)等核心玩家。它們的商業模式也基本一致,“IP授權+自研+買量”。獲得傳奇IP授權后,研發產品,通過廣告買量獲取用戶。然后不斷在各自系列上進行迭代。

      中手游、三七互娛等核心玩家均已建立了傳奇品類自研自發的體系,一年可推出多款傳奇產品。根據《雷霆霸業》等游戲上半年的表現,推測中手游傳奇類游戲全年的流水不會少于15億,占整個傳奇比例的10%左右(剔除私服數據)。作為核心玩家之一,隨著推出新品,以及IP深度合作運營,中手游有望切下更大份額的蛋糕。

      以中手游將于2020年1月上旬推出的傳奇品類新游戲《烈焰皇城》為例,市場普遍認為這款產品和和《雷霆霸業》不相上下,未來業績不會低于《雷霆霸業》。

      看上去,傳奇這個ip很賺錢,發行端“買量”看上去也很容易,似乎人人都能玩;但恰恰是確定性的高收益,使得傳奇類游戲本身就成為資源,一般人很難成為“圈內人”。

      不同于其他游戲,研發商需要先將產品做好,或用demo與發行商商談。傳奇類游戲基本以定制開發為主,項目研發之前早已談好了發行。如茅臺酒一般,只要經銷商拿到酒,就不愁賣,外人也很難成為茅臺的經銷商。

      正是因為這一屬性,圍繞傳奇IP,產業聯盟有望“壟斷”其6億粉絲,形成打造傳奇商業閉環的重要一幕。

      理解了這個商業閉環,才能更好理解產業聯盟對核心玩家的意義。

      游戲行業最大的風險要屬不可預測性。游戲是否賣座一般很難預測,商業模式偏項目制,意味著游戲公司必須不斷生產優質游戲,否則業績增長將遭遇挑戰。

      而傳奇,本身就代表著“確定性”。當然,直到聯盟的出現,“確定性”才真正刻到了中手游、三七互娛等公司的基本面上。

      核心玩家的永續現金流

      傳奇的確定性來自兩方面,長生命周期和高收益。

      長生命周期經過了時間驗證。首先IP生命周期長,基于此不斷迭代,本身就是一個長生命周期,或者將之稱作情懷;其次,游戲數值穩定,內容、玩法都很穩定,這有利于維護核心玩家。

      我們可以通過傳奇火爆的時間來簡單推測其核心玩家數量:熱度最高的時期大約為2001-2010年,那時18-25歲群體出生于1976-1992年。根據第六次人口普查結果,76-90年出生的男性大約占全部男性人口1/4,約1.6億人。這部分人群大部分受港產影視劇熏陶長大,這也不難理解如今傳奇類產品代言明星都是中生代以上的香港男明星。

      高收益則是由其人群和玩法決定的。傳奇類面向的人群一般具有穩定收入,相對其他年齡群體有更高的氪金能力和欲望;簡單粗暴的PK爆裝備、肉眼可見的戰力提升、體貼的自動掛機等玩法,在吸引這類人群上有獨到之處。體現在運營結果上則是高于行業的付費率、ARPPU。

      傳奇類游戲的付費率在15%以上,而《王者榮耀》的付費率在14%左右,《開心消消樂》在6%左右。

      2019年上半年,中手游的《雷霆霸業》月活為198.12萬人,付費率為15.77%,ARPPU為411.7元。從發行時間來看,《雷霆霸業》尚處于成熟期前期。參考《航海王》、《倚天屠龍記》等優質產品,中手游處于成熟期前期的優質游戲,活躍用戶和付費用戶數量不會出現太多波動,而ARPPU卻有上升空間。

      上升空間有多大?我們可以參考2017年上線的《傳奇世界》手游的ARPPU,2017年月均為700元左右,2018年為1165.65元,提升了66.5%。

      2018年,《熱血傳奇》端游與手游月均ARPPU分別為562.63元、676.97元,《傳奇世界》端游與手游分別為574.84元、1165.65元。而面向二次元玩家的游戲月均ARPPU約為200-300元;面向更廣泛用戶的騰訊類游戲月均ARPPU約為100-200元。

      傳奇類游戲高LTV(用戶終生價值),這讓其成為最適合買量的品類之一。游戲行業的獲客成本在100-200元之間,只要用戶成本<預計LTV,就能通過買量獲取大量用戶。隨著游戲進入回收期,利潤就會釋放,屆時收入增速將大于廣告費用增速,模式優勢顯現。

      一旦進入游戲穩定期,流水穩定、且利潤高。我們將其稱為中手游、三七互娛等核心玩家的永續現金流都不為過。

      結語

      中手游已經成立宜春子公司進駐產業園,專門運作未來推出的傳奇類游戲,比如即將規?;茝V的《烈焰皇城》。進駐后,除享受更高的確定性外,還有相應的稅收優惠,這會直接提高公司的盈利水平。

      我們以《雷霆霸業》來簡單算一筆賬,上半年它為中手游貢獻了7.7億的流水,若按研發+發行比例錄得凈利潤比例15%計算,有1.155億元凈利潤,綜合稅率按20%,需繳納2300萬稅。若地方留存稅收扶持50%(該數據為假設數據,政策具體細節未公開),一年有可能享受稅收返還政策近千萬(包括增值稅和企業所得稅)。這也是聯盟吸引100多家企業參與的重要原因之一。當然,《雷霆霸業》并不在宜春,但聯盟內公司之后運營的傳奇產品,將會享受相關政策。

      投資人需要看到的是,2019年手游用戶增速放緩,國內增量市場轉向存量市場,與IP強強綁定的游戲公司優勢將更明顯。因為它們有顯著可靠的基本盤,不確定性更低。

      世紀華通、中手游、三七互娛的基本盤就是傳奇,今后通過聯盟的形式合作運營,利潤輸出將更持續、穩定,同時,通過其他IP創造更多可能性。尤其世紀華通、中手游,這兩家IP運營屬性更重,前者有龍之谷、冒險島等IP,后者的IP儲備更多,航海王、龍珠Z、真三國無雙、仙劍、軒轅劍和大富翁等。

      某種程度上說,傳奇產業聯盟不單是一個商業合作層面的事,它真正影響的,是當中核心玩家的商業價值、資本價值,資本市場對其應當予以重視。

      18年前,韓國公司娛美德向盛大授權傳奇在中國市場的運營,它沒有想到這會是如此豐盛的一場盛宴。

    分享到: 0

    文娛社會

    財經健康

    城市科技

    真金斗牛牛